青槴

灣家人/cosplayer /17歲。

芥敦/太中/伏八 主推

祝福自己,不完美的17歲生日。

上課時間偷偷撇了橫濱F4(。

畫工不佳請見諒QWQ

也預祝各位高考的同好們加油\(-ㅂ-)/ ♥ ♥ ♥

【快新】 耳環

*快新快无差
*两人已同居
*OOC有
*私设入山
*極短篇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「喂快斗,去打个耳洞怎么样?」

工藤新一躺在沙发上,手里翻着早已读熟的福尔摩斯全集,漫不经心的对正好拿着红茶走到一旁的黑羽快斗说道。

「喂喂名侦探你开什么玩笑,要是打了耳洞不就很容易被识破身份吗?」黑羽快斗将马克杯推向工藤新一,自己则往沙发上的空位坐下,「是啊,不过也只有我能看穿而已。」黑羽快斗一个没忍住喷出了嘴里那一口红茶,「咳咳……这是最新的整人方法?」

工藤新一挑了挑眉,「才不是,我只是问问而已。」闻言,黑羽快斗默默地在心底盘算,也许打个耳洞应该不会被警方注意到,或许吧。

翌日,黑羽快斗就在右耳上打了耳洞,闪耀又不失优雅气息的蓝色耳环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微弱的光芒,当初在店面的橱柜看到时,他想起了工藤新一的脸,那个耳环的颜色就像工藤新一的双眼,如天空般明亮又清澈。

「我回来了。」准时抵达家,工藤新一脱下制服换上轻便的居家服,在看见正在厨房冲泡红茶的黑羽快斗时不禁愣了一下,「你去打耳洞了?」黑羽快斗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,「怎样,是不是很适合我啊~」工藤新一当然没漏看到那个与他眼睛颜色相符的钻石耳环,对黑羽快斗的这种小心思感到害羞又好笑,「的确很适合你的。」黑羽快斗走近工藤新一,在对方耳边轻轻说道。

「这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。」
「啊,当然。」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脑洞是来自FB上的亲友
好久没有写快新了…… 感觉都要放飞了。
昨天晚上失眠整晚,早上在码文的时候精神有点浑浑噩噩_(:з」∠)_

偷偷發個渣手繪……

我沒學很久的繪畫,基本上都是閒來無事亂畫練出來的><

【芥敦】飴と鎖 *試閱

*這只是試閱、試閱、試閱!
*以院長敦為前提的芥敦
*家暴、血腥場景描寫有
*OOC特大寫
*文筆崩壞注意







「為什麼還笑的出來?」

芥川龍之介倚靠在門邊對他說道,中島敦聞言愣了一下,垂在身側的手握緊拳。
他看見芥川深邃的黑色眼眸裡流漏出的不捨,以及對他自己的無能為力所產生的憤怒。
中島敦微微側過頭,平靜的眼眸下掀起一場風暴,他努力的撐起微笑,但看在芥川龍之介的眼裡卻是如此刺眼。

吶,要怎麼樣才能漂亮的笑出來?

中島敦朝著芥川龍之介露出微笑,在扯動到臉頰上的傷口時他微微蹙了一下眉,那傷口彷彿在提醒著他,烏鴉正在啼叫著。

至少讓我們這份扭曲的愛在此終結吧。

「芥川,我有急事要先走了,請讓開。」芥川龍之介皺緊眉,伸出手抓住中島敦的手腕將他拉近自己,剎那間,中島敦看見自己手上握著一顆白色包裝的糖果。

烏鴉的啼叫在耳邊響起,由血液凝聚而成的鎖鏈交纏住他的四肢,甜膩的糖果在嚥下喉後瞬間成了毒藥,不斷侵蝕著他的內心。
從喉間吐出的鮮血滴落在襯衫上,刺眼的紅沾染了潔白,恍惚中他看見院長對他伸出手,但在觸碰的同時卻變成沾染著血的鎖鏈,緊緊地將他鎖在這份瘋狂的愛之中。

「我不回去會被罵的…」中島敦用力甩開芥川龍之介的手,瘦弱的身子不斷發抖著,他害怕再一次接受〞懲罰〝。

我並不孤單,不用安慰我也沒關係。

在中島敦抬頭的剎那間,芥川龍之介彷彿看見過去的中島敦在他面前落下淚水,絕望的眼神中吶喊著請救救我。

「…!?」中島敦在芥川龍之介一瞬間的錯愕下快速的從他身邊奪門而出,受傷的左腳影響了他的速度,即便是不常運動的芥川也在一瞬間追上了他,在被芥川拉住手的同時,中島敦彷彿聽見了某種東西碎裂的聲音。

扼殺真心,將一切慾望一飲而盡,嘲笑曾為曖昧的羈絆。

「等等!你的傷…」芥川龍之介抓緊中島敦的肩膀,卻被他一把推開。

中島敦的腦海裡瞬間閃過片段畫面,被火熱的鐵棒烙印在腰側的傷痕,院長的笑聲,以及被鎖鏈限制住的自由。

他曾這麼反抗過院長,但伴隨在其後的是更加痛苦的折磨以及那名為愛的〞懲罰〝。

救救我!



聚集朋友圈裡的中也coser替中也慶生~
為中原中也,乾杯(´∀`)♡

【芥敦】疼不疼你

*OOC有
*短打意識流
*聊天下的產物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島敦從太宰治那裡學到了一個撒嬌方法,根據太宰治的說法,這個技能能夠提升兩人的感情。

於是天真的中島敦便信了,並且在回到家時開始纏著芥川。

“芥川,你疼不疼我?”
“……”

芥川連看他一眼都不願意,而且還一臉享受的吃著無花果。

“芥川,你疼不疼我?”
“閉嘴人虎。”

芥川惡狠狠的瞪著中島敦,臉上寫滿了不悅。

“芥川你這個混蛋,你到底疼不疼我!”

中島敦死死拽著芥川的袖子,活像個被拋棄的小姑娘似的不停問他。

直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。

“你說,我疼不疼你?”
“疼……”

中島敦一邊捂著臉一邊在內心盤算著,明天的便當不幫芥川做了,這算哪門子寵溺法?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沒搞事,真的(#

【太中】hysteria(妄想症paro、人物設定)

先偷偷碼個新坑的人設……_(:з」∠)_
人物設定、故事走向按照洛天依的妄想症系列曲,被凱玟桑的原曲粉碎圈粉了(。

本篇預計是長篇,日更考慮,因為現在的身體狀況很難撐日更(爆哭

********************以下設定****************

#3P有
#沒有車(大概)
#反向設定有

【被害者】中原中也

港口黑手黨五大幹部之一,妄想症患者。
一重妄想世界裡親眼目睹太宰跳樓自殺,認為對方會死都是自己的錯,潛意識為白中(反向設定)

二重、在妄想症的折磨下崩潰。

三重、與被自己虛構出來的太宰治成為戀人,潛意識裡卻一直有種「這個人並不是真正的“太宰治”」,進而疏遠。

四重、意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,想要逃離自己創造出來的妄想世界,結果失敗。
加害者回歸繼續危害自己。

五重後續還在想……_(:з」∠)_

【潛意識】中原中也 *白

為被害者的潛意識,在二重中被喚醒。
不斷提醒著中原中也妄想世界的存在

【加害者】 太宰 *港黑時期

港口黑手黨歷代最年輕的幹部,後期叛逃到偵探社。
個性殘暴、腹黑。
在妄想世界裡稱呼中也為「主人」
武器是手槍

妄想世界裡在中也面前跳樓自殺。

【守護者】太宰治  *武偵時期

在妄想世界裡虛構出來的戀人,凡事寵著中也。
發現中也的不對勁後立誓一定會保護他,結果一語成籤,六重裡被加害者殺害,但還是遵守承諾保護好中也。

胸前的領結是引導中原中也離開妄想世界的信物。
















其實這就是一把大長刀。
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寫的虐一點(滑稽

其餘CP為芥敦

佔TAG 刪

【芥敦】指尖上的愛情

*OOC有
*獵奇文筆
*帶點三次元梗
*重病下的產物
*結局潦草

一日雙刀,最為致命(被毆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中島敦曾告訴過芥川,指尖上的愛情是最珍貴的。
就像他和芥川一樣,他們的幸福得來不易,就像在指尖上跳躍的幸福一樣,一個不注意就稍縱即逝。

或許是兩人的出身都不是那麼的幸福,中島敦十分珍惜和芥川在一起的時間,休假時總是喜歡跟芥川一起窩在沙發上,聊聊最近發生的事、哪間店又推出新的紅豆湯之類的。

而芥川總是縱容著中島敦,他喜歡去哪便帶著他去,雖然嘴上說著麻煩,但在中島敦轉身的那一剎那,芥川的嘴角還是不禁上揚了起來。

如此微小的幸福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最珍貴的。

今天偵探社的工作早早結束,中島敦返家時還沒看到芥川,他以為芥川還在臥房裡休息,打開房門後卻發現床上空無一人。

「芥川還沒回來嗎……」
中島敦心想,或許是黑手黨那邊的事情耽擱了所以才會晚歸,他轉身走進廚房,一如既往的做了晚餐吃完,將芥川的那份冰封在冰箱裡,但是直到半夜,芥川依舊沒有回來。

心急如焚的中島敦拿起外套就奔出門,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奔跑著,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恐慌。

「咳……咳,芥川!」中島敦覺得自己有點喘不過氣,肺部像是被人焚燒過一樣難受,但他仍舊扯著嗓子大吼芥川的名字,雙腳不停的奔跑著,寂靜的街道上除了中島敦迴盪的聲響外,寧靜的像是死城。

「芥……咳咳……咳」中島敦音還未完,眼前忽然一片黑,身體一橫便倒在路上,嘴裡不斷大口喘著氣。

那是氣喘的征兆。

難道他要死在這裡了嗎?
中島敦揪緊襯衫,難受的感覺不斷向他襲來,他奮力睜開眼睛,熟悉的黑色風衣出現在他的視線裡。

「別怕,我在。」中島敦感受到自己被摟進一個很深的懷抱裡,耳邊傳來芥川獨特的低沉嗓音,中島敦的眼淚不禁滑落下來。

他終於找到芥川了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芥川龍之介睜開眼睛,他盯著天花板直看,這裡不是街道,也沒有中島敦的身影。

窗外飄舞著大雪,冰冷的空氣讓芥川不禁咳嗽了幾聲。

他打開房門,映入眼廉的是桌上那本倒扣的小說,芥川彷彿看見中島敦坐在沙發上翻閱書本的模樣,再次眨眼時,身影已經不見了。

「敦。」低沉的嗓音迴盪在客廳裡,芥川拾起放在桌上的兩人合照,蒼白的手指輕輕拂過中島敦的臉龐,他此時才想起。

中島敦早在一年前就死了,失去他的那天也是下著大雪。

芥川看著自己的手指,他想起中島敦曾經告訴過他,指尖上的幸福最為珍貴。

「你都不在了,我要怎麼幸福?」

芥川放下照片,轉身披上自己的黑色風衣離去,他情願中島敦的身影永遠烙印在他的記憶裡,也不願徘徊在中島敦還活著的烏托邦之夢裡。










*現實生活中,中島敦先生在12/4日氣喘發作病逝,享年33歲。

【太中】別走的那麼快

*OOC有
*繁體字注意
*靈感來自網路上的一篇投稿
*小學生文筆
*重病下的產物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不會煮飯沒關係,想吃什麼我煮給你。

你不會縫衣服沒關係,衣服破了我幫你補。

你酒品不好沒關係,有我陪你一起喝。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我們的愛情還沒結束。

四年過去了,中也,我對你的愛仍然不變,我愛你罵我混蛋時的聲音、我愛你只會對著我生氣的臉龐、我愛你那宛如大海的藍瞳,我是如此深愛著你的一切。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你的氣息還留在我的生命裡。

床上有你淡淡的體香,抹滅不去你曾在這裡的回憶,衣櫥裡有你那品味糟到不行的帽子,但如今我是多麼希望你能戴上它。
街上掠過橘色身影時,我多麼希望那是你,我多麼希望能再次將你摟入懷中嗅著你的髮香,那股香味總是能使我安心。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留在我身邊可好?

當我叛逃黑手黨時,我多麼想牽起你的手一起逃離著氧化的世界,可你一定會笑我愚蠢、不切實際,但為了你,就算被世人嘲諷也無所謂。

中也,當紅葉姐通知我時,你已深陷污濁之中。
漆黑的身影烙印在我的眼底,那時的你是多麼的強大,多麼的美麗,卻又令我感到害怕。

中也,我害怕失去你,我害怕沒有你的未來,我害怕你的存在只是一場太過美麗的夢。

當我伸出雙臂抱緊你時,冰冷的觸感讓我不禁顫抖起來,那是多麼強烈的恐懼呀!

中也,睜開眼睛可好?
世界這麼美,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看。
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我是如此的愛你。
但你永遠都聽不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