凛冬小鸽鸽

道早别,道枉寻,道久忘归者。

【安雷安】段子

Attention:一方死亡/OOC/刀

00.

雷狮对于玻璃瓶中的帆船总是深感兴趣,在他的书房里摆满了各式各样装了帆船的玻璃瓶,绝大多数都是他和安迷修一起完成的。

假日时雷狮总是喜欢窝在书房里阅读一些有关大海以及海盗的故事,偶尔做个帆船来放松一下。

“安迷修你给我扶好,摔了就滚去睡沙发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动作快一点。”

瓶口留了一条棉线,雷獅轻轻一拉,船帆缓缓升上桅杆,大功告成。

接下来,雷獅用蜡烛烧热拉直的衣架,把衣架伸到玻璃瓶里,很快地把瓶里的棉线头烧掉。

他必须非常小心,稍有不慎,瓶里小小的纸帆会起火,甚至轰的一声,把安迷修手上握的玻璃瓶烧成大火球。

雷狮后来造了个支架来代替安迷修,假日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沈浸在一个人的生活。

那天雷狮一边整理起书房,一边和安迷修对话,即便他明白只有他一个人而已。

“安迷修,你真是个混蛋。”

安迷修看着雷狮从书架上取下玻璃瓶,将它们在书桌上排成一列,然后拿一件撕成布条的旧衬衫擦拭书架。

书桌下摆了一排排的空瓶,雷狮收集了这些瓶子,准备建造更多船只。

壁橱里还摆了更多的瓶装帆船,有些是雷狮和卡米尔一起做的,有些是雷狮独立完成的,有些则是他和安迷修合作的结晶。

有些船只保存得很好,只有船帆稍微泛黄;有些船只过了这些年船身已经歪斜,甚至倒下。

书架上还有一个安迷修出事前一星期,在他手中忽然起火的玻璃瓶。

雷狮最先把这个瓶子摔得稀烂。

安迷修心中一阵抽痛。

雷狮转头看看其他玻璃瓶,瓶瓶标示着年岁记忆,瓶瓶可见扶持瓶口的手:他兄弟的手,他死去恋人的手。

雷狮砸烂剩下的玻璃瓶,他一面喃喃说着安迷修死了,一面把玻璃瓶砸向墙壁和木头椅子。

安迷修奔跑在天堂的沙滩上,海浪像是破碎的玻璃碎片拍打在他的脚上,他喘着粗气,看着海面上的玻璃帆船撞上山崖破碎。

他看着碎片中那些存在于过去的幸福时光:他和雷狮的第一个吻、无数个玻璃帆船、在嬉笑中度过的每个假日。

一块碎片散落在安迷修面前,上面倒映出雷狮砸碎玻璃瓶时的神情。

绛紫色的瞳孔散布着血丝,紧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滑落。

“雷狮——”

他哭吼着,眼泪不禁从脸颊划过,带着他在人间的眷恋落入了海洋。

雷狮站在中心里,四周都是绿色的玻璃碎片,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然后放声大笑,笑声发自丹田,有如野狼的哭嚎。

他笑得用力又大声,在天堂的安迷修听了全身发抖。

安雷-磔刑の聖子 预告

*第七地平线的梗
*安迷修(后期黑安)>暗子
*雷獅>聖子
*OOC


安迷修从小失明,后来被师傅(这边私设师傅是女孩子)带进森林里照顾,师傅为了医治安迷修的眼睛所以学习了很多的医学,被村民称为“森林里的贤女”。 安迷修有次在帮师傅忙时不小心摔落古井里溺毙,被村民通知师傅救起后已经失去心跳了,然后安迷修在恍惚之间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对他说

「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吧,接纳我我就让你复活。」

安迷修想说他不能独留师傅一人,所以就接纳了【诅咒】复活,双眼也恢复光明。

村民把这件事情视为奇迹,便认为师傅有办法将死人复活,【贤女】的名声也越传越广。

雷狮是宫廷里的三王子,从小就去世了。

后来贤女的名声传到皇宫后,雷皇后决定把雷狮的尸体挖出来让师傅去医治,而当皇后抱着早已死去的雷狮到达安迷修的家时,师傅不忍心看到皇后那副为了孩子伤心欲绝的样子,于是便答应一定会让雷狮复活。

后来雷狮复活了,但皇后为了怕有人说雷狮起死复生是异教徒的作为,所以决定将雷狮改名叫布伦达,宣称是雷太子的孩子,当然雷狮还是叫雷太子哥哥,不可能叫他爸爸。

某一天安迷修在夜晚时遇到了雷狮,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便很快就成为了玩伴,爱恋的种子也就此栽下。

后来师傅认为黑死病蔓延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决定带着安安离开森林,安安在离别前打算去和雷狮告别,雷狮最后给了安迷修一条头巾说「把他当作我的替身带走吧。」,并且约定好一定会回来接雷狮。

在回去的路上安迷修遇到两个自称黑死病的医生想要找师傅求助,毕竟安安很善良,所以带着两人回到了家,而师傅发现安安带了两个陌生人回来时已经为时已晚,她亲眼目睹安安被从2楼推落下去,然后其中一人还把雷狮的头巾点火一起丢下古井。

最后师傅被两人带走,以魔女的控诉将她处以火刑,而他们也认为安安已经死了。
这件事情直到雷狮某次对卡米尔说「不知道安迷修什么时候才会来」,而知道安安已经去世的卡米尔便告诉雷狮说安迷修已经不会来了,他已经死了。

雷狮不相信,冲到安迷修家的时候才发现早已经是一片狼藉,卡米尔指着那座古井说那里就是安迷修摔落的井,雷狮低着头落下泪,在井边种下他们相遇时安迷修送给他的花朵后便离开。

时光飞逝,雷狮长大成人后,雷太子决定为了国家的兴隆将雷狮许配给邻国的贵族,但雷狮一脸不屑的拒绝,不是安迷修他不要,雷太子一时愤怒便将雷狮处以榤刑,而雷狮也就在十字架上断了气。

境界中雷狮一身白衣被绑在十字架上,安迷修穿着一身黑衣看着雷狮,但是雷狮从安迷修的眼里看不出以前的那种亮光,只有一片死寂,雷狮试图开口对安迷修说他就是那个少年时,安迷修说

「我不认识你。」

安雷-时之钟

OOC有
*不负责的预告





“布伦达,你所谓的绝对公正,我会替你实现的。”
“如果你还听的见,下辈子……别再做好人了……”

大雨冲刷着染血的大地,青年蹲下身拭去所爱之人沾染上的鲜血,如同虔诚的殉道者般单膝跪在他的身前,一吻落下,青年伸出手覆盖上那双有着星辰大海的紫眸,那曾经在他心底掀起一阵波澜的大海回归平静。

“祝好梦,吾爱。”

那年,凹凸大赛,无人生还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总之是新坑,也是久病后提笔上来写文了,前阵子重感冒差点又回一趟医院当住户。
基本上内容会带上旧设一起玩,布哥很好的阿,大家一起来爱布哥。

【快新】 耳環

*快新快无差
*两人已同居
*OOC有
*私设入山
*極短篇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「喂快斗,去打个耳洞怎么样?」

工藤新一躺在沙发上,手里翻着早已读熟的福尔摩斯全集,漫不经心的对正好拿着红茶走到一旁的黑羽快斗说道。

「喂喂名侦探你开什么玩笑,要是打了耳洞不就很容易被识破身份吗?」黑羽快斗将马克杯推向工藤新一,自己则往沙发上的空位坐下,「是啊,不过也只有我能看穿而已。」黑羽快斗一个没忍住喷出了嘴里那一口红茶,「咳咳……这是最新的整人方法?」

工藤新一挑了挑眉,「才不是,我只是问问而已。」闻言,黑羽快斗默默地在心底盘算,也许打个耳洞应该不会被警方注意到,或许吧。

翌日,黑羽快斗就在右耳上打了耳洞,闪耀又不失优雅气息的蓝色耳环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微弱的光芒,当初在店面的橱柜看到时,他想起了工藤新一的脸,那个耳环的颜色就像工藤新一的双眼,如天空般明亮又清澈。

「我回来了。」准时抵达家,工藤新一脱下制服换上轻便的居家服,在看见正在厨房冲泡红茶的黑羽快斗时不禁愣了一下,「你去打耳洞了?」黑羽快斗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,「怎样,是不是很适合我啊~」工藤新一当然没漏看到那个与他眼睛颜色相符的钻石耳环,对黑羽快斗的这种小心思感到害羞又好笑,「的确很适合你的。」黑羽快斗走近工藤新一,在对方耳边轻轻说道。

「这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。」
「啊,当然。」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脑洞是来自FB上的亲友
好久没有写快新了…… 感觉都要放飞了。
昨天晚上失眠整晚,早上在码文的时候精神有点浑浑噩噩_(:з」∠)_

【太中】別走的那麼快

*OOC有
*繁體字注意
*靈感來自網路上的一篇投稿
*小學生文筆
*重病下的產物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不會煮飯沒關係,想吃什麼我煮給你。

你不會縫衣服沒關係,衣服破了我幫你補。

你酒品不好沒關係,有我陪你一起喝。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我們的愛情還沒結束。

四年過去了,中也,我對你的愛仍然不變,我愛你罵我混蛋時的聲音、我愛你只會對著我生氣的臉龐、我愛你那宛如大海的藍瞳,我是如此深愛著你的一切。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你的氣息還留在我的生命裡。

床上有你淡淡的體香,抹滅不去你曾在這裡的回憶,衣櫥裡有你那品味糟到不行的帽子,但如今我是多麼希望你能戴上它。
街上掠過橘色身影時,我多麼希望那是你,我多麼希望能再次將你摟入懷中嗅著你的髮香,那股香味總是能使我安心。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留在我身邊可好?

當我叛逃黑手黨時,我多麼想牽起你的手一起逃離著氧化的世界,可你一定會笑我愚蠢、不切實際,但為了你,就算被世人嘲諷也無所謂。

中也,當紅葉姐通知我時,你已深陷污濁之中。
漆黑的身影烙印在我的眼底,那時的你是多麼的強大,多麼的美麗,卻又令我感到害怕。

中也,我害怕失去你,我害怕沒有你的未來,我害怕你的存在只是一場太過美麗的夢。

當我伸出雙臂抱緊你時,冰冷的觸感讓我不禁顫抖起來,那是多麼強烈的恐懼呀!

中也,睜開眼睛可好?
世界這麼美,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看。


中也,別走的那麼快,我是如此的愛你。
但你永遠都聽不到了。